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仗剑走天涯

2018/9/4 11:30:06      点击:

陌上寒烟,深秋渐远,独倚楼阁,细品悠长的闲愁。岁月如刀,雕琢的不止是我的记忆,还有已经笑靥如花的容颜。当看见镜里的沧桑,张扬跋扈的浅笑,便明白,那些年少春衫薄的光阴,早已不再。  ——题记

  一身瘦马断剑的长袍,一句春暖花开的承诺,一个浪迹天涯的梦想,一次暗送秋波的眼神。没有缱錈,没有怨怼,这就是少年的梦。

  一身长袍,一壶浊酒,一次侧目,一份挂念,一团体的江湖。

  窗外雪飘,染白万千世界;我心寒澈,冰透两室心房。

  扛起断剑,掸下尘灰。挥挥手,潇洒天涯;默默然,独行天下。

  那一刻,群雄昂首只爲一睹芳容;那一瞬,万仙来朝全因绝世佳丽。

  瞩目,挥手,转身,疾奔。瞩目,缘因初起情愫;挥手,只因一转千山;转身,但求永不相忘;疾奔,不愿血洒才子。

  我晓得,你是傲慢如雪莲、淡泊似冬梅的玉阙仙子;我知道,我是低微如草芥、低贱似蝼蚁的江湖草莽。上天注定,不会有交集;地府转缘,只是平行线。自此相会,终身仅一面之缘;今起相散,来生再图相见之日。转身走开,只想留个潇洒挺拔的背影;挥手疾奔,只爲那一曲千古绝唱。

  南方有才子,绝世而独立;江湖存草芥,仰首而迷恋。

  南征北讨,马不离鞍;东战西征,人不卸甲。执三尺青锋,着雪色长衫,入万阵千营,屠百将千军,泄不平胸气……

  只求百年内,相见勿相忘;但愿千载中,可睹思人物。

  或许日暮西山时,你可忆起一介少年瘦马短剑,定当霞染长空时,起出深藏心缘冰仙清傲慢洁。

  昔日离去,不是不愿,只是不够;来年归来,不是不够,只恐君忘。

  天南地北,一个面带稚色手持断剑的雏儿掏出深藏的名字悄悄抚过,目中似有神往。中央天圆,一个青年剑客左手写下“风临疏竹、雁过寒潭”右手珍而重之的装起一张名帖,眼中有晶莹闪现。

  大雪纷飞,白衣剑客,踉跄前行,手捂胸口,面带惨白,目注后方,一袭白纱,婀娜曼妙。

  只缘一句话语,心中再刺三寸之伤;但求一盏热茶,抚尽深藏无尽痛楚。

  你我相见于江湖,相离与江湖,但愿亦能再会于江湖。

  三语两言可知心,欲绝小子无量情。心虽纪念永相存,身却迷茫或无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