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那年的我们

2018/10/9 16:54:12      点击:

邂逅相遇兰在一个玩具厂,我们同一个部门,任务上相互关怀.协助,我常常请兰吃早餐.夜宵,心有灵犀,我们就恋爱了。

下了日班,兰忙完一切琐碎事就来男宿舍看我写作,她是我的第一个读者,我说:“我没文凭,学历低,才疏学浅写不好让你见笑了。”兰鼓舞说:“多看书多写,写作程度会进步。”

月明星稀的夜晚,我和兰就上楼顶看闪烁的星星和皎洁的月亮,我把以前漂泊的点点滴滴通知兰,兰说她的故事给我听,兰说:“金,自从看法你,很少见你笑,每天愁眉苦脸,少言寡语,心花怒放。”我说:“我父母.三哥逝世了,心扉悲哀,开心不起来,这就是我不笑缘由。”兰劝导我:“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顺变,开心每一天。”感激那个岁月让我看法了兰,她用爱烘干了我这颗湿润的心,帮我排忧解难,只要兰才干刷新我的寂寞

不加班的早晨,我们就去唱K,兰喜欢唱龙梅子的歌,我喜欢唱漂泊歌手陈星的歌,有时分我们对唱情歌,我们唱了一首又一首,乐此不疲。

放假的时分,我们就去看海,兰喜欢赤着脚在沙滩上走,喜欢听海浪的声响,喜欢看一望无边海。每次去看海,我们都要破费几十块钱坐一趟快艇,看快艇在海上狂飙,心旷神怡,非常惬意,兰说:“金,和你在一同很开心,假如天天这样开心多好。”我说:“但愿如此。”兰说:“金,你的白雪公主是谁?”我说:“远走天涯,近在身边。”“贫嘴,”兰的小拳头悄悄擂我胸膛。兰问我:“金,你爱我哪一点?”我说:“我喜欢你仁慈.美丽.温顺。”我问兰“你喜欢我哪一点?”“我爱你仁慈.老实,”兰咯咯的笑。

光阴荏苒,一晃新年就要到了,兰说:“金,,父母只要我这个女儿,我两年没回家了,往年要回去看看。”我说:“那你就回去咯,你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父母想念你。”兰回家那天我送她去汽车站,一路上,兰叮嘱我:“金,不要忘了我。”我说:“怎样会呢,你是天上云朵,我一低头就看见。”汽车启动时,兰泪水众多,我说:“不要哭,一哭就不美丽了,笑一笑。”兰破涕爲笑,我晓得她心里忧伤,那是牵强的愁容,汽车就这样载兰回到魂牵梦绕的故土去了。

我望眼欲穿苦等了一年,兰还是没来东莞,我猜测兰的父母不让兰出来打工了,那年我们都没有手机,就这样得到了联络,相逢只能在梦里。车站一别,许多年没见到兰了,不知她日子过得怎样样?追想和兰一同走过的日子,记忆犹新,似乎就在昨天。